無名的河散文

散文 時間:2020-02-29 我要投稿
【www.6635546.live - 散文】

  年少時離開農村的老家,就很少回去,經常會不由而然地生出些想念來,特別是想念老家村邊那條小河。想念村子的那種安逸,那種恬淡,那種悠閑,那種慢生活;想念小河的那種純潔,那種寧靜,那種隨意,那種率性。有時候,這種想念會很強烈,甚至讓人輾轉反側,迫不及待。于是,抽出個時間,就回來了,回到了我曾經住過的那間小屋,曾經趟過的那條小河。

  這是一條無名的河。說它無名,是因為它既沒有名字,也不知名。祖祖輩輩生活在村里的人們,從來也沒有意識到應該給它起個名字,可能覺得根本就沒有必要吧。從來也沒有人探究過它的源頭,不知道它從哪里來,到哪里去,不知道它是哪個湖泊、哪條江河的上游還是下游,是支流,抑或支流的支流。從來沒有人追溯過它的歷史,反正聽我的祖父說,我祖父的祖父的時候,它就有了。它很小,不下大雨的時候,充其量也就和一條小溪差不多,所以,即使在比例最小的地圖上,哪怕發絲一樣的一條線都找不到,跟幾乎所有的地方都有這樣一條小河一樣,見怪不怪。但從它開闊空曠的河灘,從它沖刷過的陡峭如刀劈斧砍的河岸,從它布滿了大大小小的鵝卵石,從它河床上不經意間留下的參天古樹,可以想象它曾經的滄桑,曾經的洶涌彭拜,曾經的波瀾壯闊。

  小河在流經村頭的時候,形成了一個潭。潭本來不大,村民們在潭的出水口處筑了一道石壩,那潭便大了許多,深了許多。祖輩人說,潭里盤踞著一條龍,而且很靈驗,所以,善男信女們籌資在潭邊建了座龍王廟,從此香火鼎旺,不僅本村的人,方圓十里八村的人也都前來頂禮膜拜,祁福祁運祁健康,特別是官運、財運、桃花運?磥,大家太相信龍王的神通廣大了。到底靈不靈驗不知道,我只知道,據村志記載,村里出過最大的官不過七品,秀才以上的也是鳳毛麟角,改革開放以后,大學生倒是出了很多,發家致富的也不少,不知是不是龍王佐佑的。

  小河的景致很美,美得讓人陶醉,讓人窒息。河灘里長滿了各種各樣的樹,楊樹、柳樹居多。春天一到,楊絮如雪花般漫天飛舞,柳樹剛剛努出嫩嫩的芽尖,碧綠碧綠的,那柳條柔軟至極,像極了美女飄逸的長發。到了夏天,樹木茂密蔥郁,鳥兒在樹林里蹦上蹦下,穿來穿去,唧唧啾啾,如協奏曲,如小夜曲。秋天,樹葉漸漸黃了,枯了,風兒吹過,一片片樹葉紛紛飄落,像千萬只蝴蝶翩翩起舞,曼妙的姿態讓人引起無限遐想。隆冬時節的一場大雪,整條小河便銀裝素裹,玉樹瓊枝。即使再多的色彩,再好的畫家,再棒的攝像師,恐怕也難以完美展現如此之美景。

  在我的印象里,小河從來沒有斷流過,雖然有時大,有時小,所以魚兒很多。兒時,我曾經拿一根竹竿,一條從紗窗上抽出的絲線,系一個用大頭針彎成的魚鉤,竟然偶爾能釣上一條小魚來。那是怎樣的驚喜喲。碰到洪水過去,甚至能打撈到一桶半桶,回家讓父母炸一炸,那樣的年代,能打到如此牙祭,別提多美了。時不時也會逮上一只老鱉來,可惜那時村里人不吃這東西,一般都放生了。

  小河是孩子們的最愛,是孩子們的天然游樂場。女孩子特別喜歡撇下柳條編成環,點綴幾朵野花,戴在頭上,臭美一把;男孩子則折一截柳枝,把外皮環剝一下,擼下來,一支柳笛做好了,粗細不同,長短不同,柳笛的聲音也不同,于是村里到處響徹著美妙的笛聲。小孩子們在河里掏螃蟹,捉泥鰍,打水仗,一個個曬得黑不溜秋的反著光,痛快淋漓,不亦樂乎,到飯點了,娘喊回家吃飯才撤。

  晚上,大人們勞累了一天,吃完飯,來到河里,衣服一脫,河邊一躺,一天的汗臭,一掃而光,一天的疲憊,煙消云散。女人們則在離開漢子遠遠的地方,梳洗著烏黑發亮的頭發。那叫一個舒坦,那叫一個愜意。

  就是這樣的一條小河,養育了一村的父老鄉親。各家的菜園子一般都在小河的邊上,或直接引水灌溉,或用水斗子。那時最先進的工具要算水車了。所謂水斗子,就是一個鐵筑的容器,像半個西瓜,但比西瓜大,兩邊各焊一個鼻兒,系兩根繩子,一邊一人,把水從河里舀起抬上來,翻倒到壟溝里,再流到菜地里。水車很小,轆轤帶鐵鏈條掛小水斗的那種,人趴在支架上,腳踩的。稍微遠一點的莊稼,主要靠把水引過去。逢到澆地的時節,大家要相互幫忙的,你家出一個人,他家出一個人,有護渠的,有改水的,有在這頭的,有在那頭的。澆地一旦開始,便日夜不歇了,飯一般要送到地頭的。特別是夜里,必須提幾盞馬燈。那時候,手電筒就是好東西了,沒幾戶有的。人人披上件破棉襖,穿上雨靴,有時候還要挽起褲腿,打上赤腳,跳進田里去擋水。只看見點點燈光再游走,只偶爾聽見人的咳嗽和說話聲在空曠的田野里回蕩,F在回味這些個勞動的場景,還覺得是那樣的詩意,那樣的和諧,那樣的充滿樂趣,但仔細體會,那時的父輩們是多么的不容易。

  夜深人靜,我輾轉反側,難以入睡。乘著月色,來到久違的小河,索性除去衣服,枕著河邊軟軟的清草,躺在小河里。皎潔的月光照在緩緩流淌的水面上,像灑了碎銀,點點閃爍,又像一雙雙明亮的眼眸,一眨一眨。

  水剛剛淹沒過身子,輕輕地拂過胸膛,拂過肚皮,拂過腳丫,像母親的手撫摸著那樣溫暖,像妻子的手摩挲著那樣輕柔。偶爾會有小魚調皮地啄一下腳心,癢癢的。就這樣閉著眼睛,靜靜地躺著,蕩滌著,一動不動,什么也不做,什么也不想,這世界只剩下大自然和我,那靈魂好像也純潔了。我體會到了什么是心曠神怡。這一刻是如此的愜意,如此的享受,如此的幸福。我真的愿意就這樣一直呆下去,沒有煩惱,沒有憂愁,沒有浮躁,沒有焦慮,活得灑脫,活得本色,活得自然,那該多好。

  這世上本就無名者多,有名者少。有名者未必偉大,無名者未必渺小。一如這條河。

熱門文章
开发商卖多少房可赚钱 新三板股票查询 贵州茅台股票代码 股票入门与技巧 腾讯分分彩计划最准软件 秒速赛车是正规的吗 内蒙古11选五开奖结果走势图 河北11选五玩法 山东体彩快乐扑克三开奖结果查询 浙江体彩61下期预测 中国中冶股票行情